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洗衣液哪个牌子好_哪个洗衣液好用-洗衣液哪个好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洗衣液1kg >

脑中划过廖珉那张永远笑嘻嘻的俊脸

时间:2021-03-01 16:19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卫靖脸色一片惨白,额头不断有汗冒出,见邢若紫来了,便勉强挤出个笑容,怎么把你给叫来了。 早上还是好端端的一个人,只不到一个时辰没见,便成了这副模样,着实让她揪心万分。 邢若紫握着他的手都在抖,片刻后才道:不叫我来,还能叫谁来? 安可洛见尉迟决
卫靖脸色一片惨白,额头不断有汗冒出,见邢若紫来了,便勉强挤出个笑容,“怎么把你给叫来了。” 
  早上还是好端端的一个人,只不到一个时辰没见,便成了这副模样,着实让她揪心万分。 
  邢若紫握着他的手都在抖,片刻后才道:“不叫我来,还能叫谁来?” 
  安可洛见尉迟决在,不由朝他走过去。 
  尉迟决的头微微一侧,安可洛看清后,眼皮猛地跳了几下。 
  他鼻侧嘴角均带血迹,脸颊又有淤青,乍看之下触目惊心。 
 
  她心里一急,顾不得看卫靖那边,过去扯住尉迟决的袖管便问:“你的脸是怎么了?” 
  尉迟决看她一眼,眸子浅浅一动,伸手拽过她的胳膊,拉她近身侧,却不说话。 
  有丫鬟过来,将浸了冰水的帕子递给邢若紫。 
  邢若紫接过,替卫靖拭了额上的汗,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瞧,眼眶慢慢地变了色,红红的泛了一圈。 
  她悄悄吸了下鼻子,扭过头看向尉迟决,道:“殿下这是怎么了?你来之前还是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……” 
 
  尉迟决沉叹一声,“殿下这是老毛病了。” 
  邢若紫纤眉紧蹙,“老毛病?” 
  尉迟决看了看床上痛得皱眉闭眼的卫靖,对邢若紫低声道:“五年前殿下从两浙一路回来后曾大病一场。那时我不在帝京,不知事情原委,后来也是听中琰说了才明白。殿下身子后来虽然痊愈,但这几年也复发过两三次,次次都是痛得要死要活。” 
  “不用你多嘴。”卫靖眼皮挑开,目光冷冷地扫至尉迟决身上,咬牙道,“中琰之死,你难辞其咎。中琰尸骨一天未到,我便一天不愿见你。” 
  邢若紫听见卫靖这话,身子颤了下,不置信地看着他,“你说什么?” 
 
  卫靖抿抿唇,额上又是一层细汗,嘴角吸了口气,对着尉迟决,狠狠道:“大将军,不送了。” 
  尉迟决定在那里,脸上阴晴不定。 
  卫靖病痛加身还不忘逐他走,语气又是如此冷漠愤懑。 
  邢若紫回头看他,脸色惊疑不已,嘴唇动动,终还是没有问出什么。 
  尉迟决也不开口,径直拉过安可洛异常僵硬的胳膊,走了出去,连道别的话都没有说。 
  出了门才走了几步,安可洛便止了步子,使劲从尉迟决手中挣脱出来。 
  尉迟决看她,见她浑身都在轻微发抖,一双大眼紧紧盯着他,里面水雾一片。 
 
  他挑眉,伸手去拉她,却又被她躲开。 
  尉迟决心里结了气,一下子道:“这里是燕王府,有什么事回去再说!” 
  安可洛眼睛一眨,声音颤道:“我只问你一句。先前在屋里,燕王殿下的话,可是真的?” 
  尉迟决一把抓住她的胳膊,用力扯她过来,也不顾这四周还有燕王府上下人站着,便将她按入怀中,头压下来,贴着她耳侧,低声道:“回去再说,不要逼我。” 
  血腥味顺着脸侧一路传入她鼻中,安可洛看着他脸上的伤痕,手一抖,身子软下来,泪花扑闪道:“这究竟是怎么了……” 
 
  尉迟决见她不再别扭,便带了她快步出了燕王府,然后直接回到将军府上。 
  一路都止不住身子的颤抖,想到卫靖的那句话,她心里就是不可遏制的恐慌。 
  进了尉迟决的屋子,安可洛便马上拧了帕子来,替他处理脸上的血渍。 
  尉迟决坐在椅上,也不看她,心里倒似在想什么别的事,连她碰他脸上的伤口也没反应,像是根本不觉得痛一般。 
  安可洛看着他不成样子的脸,心里颇不是滋味,忽然间想明白了什么,便道:“是燕王殿下打的?” 
  尉迟决抬眼,不吭气,慢慢拉下她的手,攥在掌中。 
  安可洛另一只手使劲捏紧帕子,“燕王殿下他说廖公子……” 
 
  心里骤然间痛起来,张着嘴,却无论如何都再也说不下去。 
  尉迟决看着她,那目光里含意复杂,良久,才微微点了点头。 
  安可洛摇头,手心汗渍渍的,“我不信。若是廖公子没了,你怎会还如此镇定。” 
  尉迟决嘴角抽了一下,牵动了伤口,眼睛一眯,“难道你还想让我如三岁孩童一样痛哭流涕?” 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